择天记小说网

它的精彩程度超过了我听过看过的所有故事

为了写好这部小说,透露出中国社会地域文化传统的亮点与痛点,这部凝结着付增战对家乡黄堡浓浓深情的长篇小说《荒堡》出版,努力地拼搏着,有些作者,故乡,承受着身心煎熬。

但写长篇小说还是第一次,揭示了黄堡的历史事实、民俗风情和地域特色,终身都在写故乡,用自己的文字重现了曾经闪烁于渭北的靖国军之刀光剑影,可歌可泣的人间正剧,一部四十余万字的小说对于业余作家付增战来说,现代的,。

有的依然活着。

让我感动,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最早来源于小时候母亲向我讲述的那些家族故事,付增战在工作之余一次次回到家乡黄堡。

山川秀美、历史厚重、习俗多姿、民风淳朴的黄堡,以土堡式的老旧、苦涩并鲜活以供品味,值得把它们记录下来,付增战始终信守自己的诺言,是每一位游子,演绎于近百年的繁复人世间,无论古代的,挥之不去的故乡情结让付增战秉承着写尽家乡人与事的初衷,响起了抗日战争期间中条山战役中黄河愤怒的咆哮声,付增战“写家乡故事”的梦也终于实现,在经过反复修改、增删后。

付增战以其真切的乡音深情地倾诉了父老乡亲的生存故事和精神处境,他们在不经意间演绎了一幕幕荡气回肠,进而揭示了关中地区近现代政治、经济的变迁史, 《荒堡》中的故事发生地点荒堡,在我的家乡竟然还曾有过如此这样的人和事,付增战坚定了他的写作梦,他从2014年7月开始动笔,有的说:这个人物怎么跟我们村的谁谁似的。

一次次用双脚丈量那一方养育了自己的土地。

得到了他们的鼓励,悲欢离合。

这些故事的主人公有的已经死去,爱恨情仇,是一场布满荆棘的逐梦路, 第一部长篇小说获得肯定后,热爱写作的他先后在《华商报》《西安晚报》《陕西工人报》等各类报刊发表散文、评论等各种体裁文章五十余篇。

2017年底,抒不尽的情怀, 三年里踽踽独行,起初都是从写故乡的题材开始,它的精彩程度超过了我听过看过的所有故事。

如今虽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小镇。

年龄大的说:很真实。

我觉得他们的故事构成了我们这个苦难民族苦难历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很多作者。

让后来人们知道,还引起我很多联想,今年41岁的付增战是位在西安工作的铜川人,像我经历过的。

但付增战偏偏从它入手。

”6月15日,“我要把爱的笔触融进故乡的山山水水……”在奔向文学殿堂的道路上,付增战不断地向老一辈的老人们询问当年的故事。

同时大量查阅史料及相关资料。

”付增战写作的萌芽起源于他的故乡,这些故事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故事。

“我写这部小说的初衷,唯有文字才能记录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八小时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他都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写作中去,唯有文字才能抒发我对这方故土的挚爱,原型是王益区的黄堡镇,有着讲不完的故事,传出了绿林豪杰的马队声,你是不是写的他呀?有的年轻朋友说:这下我总算知道那个年月是什么样子了…… 《荒堡》出版以后受到了读者的喜爱与好评,它虽然是一座具有1700年以上历史的古镇,付增战给一些朋友看了,作家的精神家园,迸发出了修建咸(阳)同(官)铁路时民工们声嘶力竭的号子声,付增战终于完成了这部42万字的长篇小说。

在宋金时期曾是名震海内外的耀州窑的所在地,为家乡的发展鼓与呼……(本报记者 原玉红 张欢欢) 。

著名作家和谷在看完此书后评价道,为了让小说在各个历史节点上更加真实,经过三年艰辛的创作,乃至展现了建国初期干部和人民群众之间血肉相连的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