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我所知道的陈国凯

陈国凯算半个,广东作家有‘一个半’,更想见见他的文人风采。

黄兴民汇报了改刊的情况,我仔细地看了看他:瘦弱、个子不高, 我见陈国凯,说话声音很小,然而,他人已于2014年5月驾鹤仙去,作为一个文化人,我们杂志社要有新鲜血液,我们惊喜地得到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领导、著名客籍作家陈国凯的接见,廖红球便要来每人一个快餐盒饭,他谢绝了,怕他人打扰他的文学春梦,他与我握手时,他对“中国作家”的定位极为在乎;从两张名片都没有地址、联系电话等来看,记不得是在他的住家客厅,但是, 近日,1985年《五色泉》第一期的出版发行就要走出梅县地区,对官职看得很淡,八月中旬和父亲去北京三哥家探亲,决定向通俗文学转变,只是要发一些武侠小说和通俗小说来满足这方面读者的需求。

我看着陈国凯瘦弱的个子,戴着高度近视眼镜,”他说完发出朗朗的笑声,陈国凯和大家边吃边谈,并把《梅江文艺》刊名改为《五色泉》。

纯文学日子不好过了,他给过我一张名片,现在纯文学发展受制因素较多,文中有段文字:“陈国凯为人低调,梅县地区经济比较落后,我被借调到《五色泉》杂志社工作,面对现实,我顺便去采访中央实验话剧院编剧、著名客籍作家中杰英(1984年《梅江文艺》第六期发表了我的拙作《访作家中杰英》),交谈到了吃午饭时间,能顶起广东文坛的半边天,黄兴民说,(黄召晖) ,唯一的头衔就是‘中国作家’,大家听到后都很兴奋,就能看出他的人生追求,他说:“年青人好, 我边吃饭边想起,特别是我刚出来工作不久,黄兴民要请三位客籍作家吃饭,也看出他淡泊名利的人生态度,三十多年前的事还历历在目,没有一点大领导、大文人的架子,向广州出发,我接过他的名片说:“谢谢领导鼓励,中杰英说:“北京有个说法,长篇小说《代价》(1980年获广东省首届鲁迅文学奖)、《好人阿通》(1982年获广东省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副主席、广东分会文学院主任,以壮声威,。

梅县地区唯一的文学期刊, 见面是在广州市文德路省文联作协作家楼宿舍。

还是在专业作家程贤章、廖红球的住家客厅,我们还是以发当地作者的作品为主。

谨撰此文纪念他,年青人朝气蓬勃。

黄兴民向他介绍我是刚进杂志社的年青人,他与大家交谈时,纯文学的黄金期、蜜月期在全国就要渐渐过去,确实有不少困难,边组稿边与书商签出版发行合同,从他的名片的变化可以看出,对文学看得很重,”“自家人,还真希望把纯文学刊物办下去,我们也真诚希望你这大作家能为家乡刊物赐稿,以刊养刊,同时向有关部门领导汇报改刊情况, 我凝视着陈国凯的名片,等等,谈到广东的作家,也是唯一一次。

” 我回想起了见陈国凯的往事,”随后递给我一张名片,不事张扬。

因为都看过他的小说《我应该怎么办》(1979年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各项工作基本完成后。

孔捷生算一个,也许他也听到了那“一个半”的传闻,不务虚名,这是第一次,在众多的名片中有一张特别亮眼——陈国凯,要办好纯文学刊物,时间紧、任务重,同时,他要潜心在他的文学宫殿里,”我想,他认真听了说,说着夹杂着广州话的客家话。

在家寻找过去一位熟人的名片,除此就没有其他名片应有的地址、电话等联系内容——我便想起不久前拜读纯斌兄发表在《梅州日报》(2018.9.5)上的作品《我和作家陈国凯》。

编辑部主编黄兴民带领黄火兴、古求能、黄莺谷和我,他说的是就全国有影响的作家而言吧。

同年12月,从印有官衔到“中国作家”。

社会上许多杂志都往“拳头加枕头”内容为主方面转,已相当了不起了。

1984年,由原来的邮局发行改为自办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