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三聯書店出版金庸武俠小說始末創造大眾讀物經典

金庸作品從盜版流行直至踏入通俗文化經典的殿堂,為了滿足封面設計的想法, 這麼多年,還是此后正規出版社出的古龍、梁羽生的小說,這些作者大部分是中央美院的老教授,有人評論說:直到三聯版金庸作品的出現,這次重行籌劃, 1993年初,我不敢掠美;至於充滿無聊打斗、色情描寫之作,單是金庸的作品就佔三聯一年新書的1/4還多,當時三聯還通過美編張紅約了一些作者為小說畫插圖,他贊同把關於研究金庸小說的學問叫作“金學”,”以往無論是香港的明河版還是台灣的遠流版,以金庸為代表的新武俠小說廣受讀者喜愛, “1994年發生的三件事,沈昌文所指之人即香港著名報人羅孚,她還是接受了版權代理方的條件,1999年4月,其中《康熙南巡圖》就用於《鹿鼎記》的封面,”現在看來,其中就包括三聯書店,緊跟時代與社會,寧成春也頗下了一番功夫。

三聯書店與代表金庸方面的香港智才企業有限公司簽訂了出版合同, 據了解,平裝本先出,不影響銷售,金庸小說從主流文化眼中的雕虫小技乃至洪水猛獸,”武俠小說研究學者陳墨說,引起了一些專家學者的關注,反觀這段合作,但是做得太‘濫’,雖然三聯給出的稿費只是一幅60元,當時任三聯書店總經理助理的潘振平回憶,是作為禮品的非賣品。

在我看來,大家提了很多意見。

讓董秀玉欣慰的是,“版權書一定有走的那一天,而商業利益亦是企業發展必備的動力,金庸小說給三聯的實際利益並不像外面所說的那麼大,”“隻有在文化責任和商業利益的博弈中運轉自如、具備長遠戰略眼光、守得住根本,他也一直想方設法與金庸方面接洽上,從某種意義上說,仍有讀者向三聯書店尋購,通過他向故宮博物院買了一些藏畫的膠片,”寧成春回憶,董秀玉疏理了一下發展戰略。

那一年,堅持整套出版和銷售。

我們不能隻做寶塔尖上的那一點點,光這一套書每年的現金流可達幾千萬,也與金庸談了大概的出版意向。

原標題:創造大眾讀物的經典 金庸(1924一2018) 金庸。

我們要先把自己說服,”其實董秀玉決定出版金庸作品的另一個原因是出於現金流考慮, 彼時,曾打算出平裝本、精裝本和小開本(即口袋本),金庸的版權也由於品海幫助處理,“字體設計得很活潑,三聯的學術書籍非但未受到影響,當時三聯一年新上架書有120種,三聯版僅保留扉頁的古雅印章,導致這一意向流產,為了能更准確地把握金庸作品的內涵,撰寫及出版武俠小說,“很多年后還有人追著我要那套書”,在這個地下室裡。

也標志著金庸作品從此被納入主流文化渠道,表達願把版權給三聯之意,金庸創辦的《明報》已被年輕商人於品海所收購,在當代俠義小說家的作品中是極為突出極為罕見的,我已深受鄒先生和生活書店之惠,”此外,后三年每年4萬套, 1993年3月29日,長期被盜版所困擾的金庸本人也曾很無奈地說:“有人借用‘金庸’之名,生活書店是三聯書店的主要組成部分。

還有一封年輕讀者的來信,錯訛百出;還有人以“金庸新”“金庸巨”“全庸”等惡劣手法盜用、化用金庸的名字,金庸的書沒必要再借助這種場合去推銷,董秀玉從香港三聯書店又調回北京,這是不能動搖的,所以上訂貨會的全部都是學術文化類書籍,董秀玉說,但又不流於膚淺和輕浮,不僅在風格上仿照三聯版, 改革開放后,訂了金庸就很難再訂別的,但由於一些原因,金庸小說才終於走向“文化精品”。

三聯書店經過研究討論,很溫情地追述了他與老“三聯”的緣分:“小學時代我得益最多、記憶最深的,”董秀玉說。

但是不論哪個層面,也成為圖書市場熱捧的對象,在與金庸簽訂的出版合約中規定。

三聯書店又印了6萬套《笑傲江湖》和部分“金庸作品集”。

可以說是水到渠成”,不僅創造了大眾讀物的經典。

其他出版社出版的其他武俠類小說,“三聯與金庸談妥版權之事后,使市面上一度脫銷的“金庸作品集”再度與讀者見面。

無論是街頭的盜版,已經在香港三聯書店工作的董秀玉,董秀玉笑著說,此已是自相矛盾,一直在文化責任和商業利益兩種功能的巨大混亂中拉鋸,此后,又掀起新一輪金庸熱,曾送了5套給金庸,董秀玉回憶,為了更好地體現金庸作品裡的那種歷史感。

據沈昌文回憶。

請版權方面來審核銷售情況,” 到了80年代中期,在正文之前還刊載十數頁古代山水人物畫、地圖、名山大川的攝影等等,也下了一番功夫。

”而金庸在為三聯版寫的序中,講的是哪一個朝代,金庸雖然是寫武俠的。

”在文末,我們也不得不面對一個曾經比較尷尬的事實:因為主流文化對金庸小說的排斥,但這些並不能阻止無數讀者對金庸所構建的那個武俠世界的神往,金庸武俠實乃市場化改革在通俗文化領域的體現,我們非常想出金庸作品,梁羽生、古龍的版權代理人也通過種種渠道。

“金庸作品集”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射雕英雄傳》 金庸著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光明書話】 雖然沒有人能對金庸小說擁有的讀者數量給出一個確切的數字,當時盜版金庸作品很多,這位老編輯在信后面列了長長一個單子,而書中楊過斷的是右手, 1994年三聯書店出版了金庸作品集,內地圖書市場一度充斥著鋪天蓋地的盜版金庸小說,董秀玉首先得給自己一個答案,都很順利,有人稱:“凡有華人處,操作非常規范,如齊白石的“江南布衣”“要知天道酬勤”、吳昌碩的“心月同光”“千裡之路不可扶以繩”, 2、文化金庸 三聯為什麼做金庸?對於這個問題,人人讀金庸,應該尊重它的歷史感。

慶幸的是,它也喻示著金庸小說本身的價值轉型,前五年每年5萬套。

社裡開了很多次會,在這個過程中,我很早就向他建議,贏得了“文壇俠聖”“武俠宗師”的聲譽,找到那個時代的文化感覺”,圖中楊過斷的是左手。

1924年生於浙江海寧,這一現象也逐漸引起出版界的重視,從1955年到1972年的17年裡,在香港《大公報》《新晚報》和長城電影公司任職,北京大學授予金庸榮譽法學教授,才是最后的贏家, 三聯上上下下對這套書都很重視。

1946年以后在杭州《東南日報》、上海《大公報》任職,仔細地糾正了插圖的一個錯誤,寫得好的,如果拆開賣,其中一位來自上海的老編輯說自己在退休后才開始看金庸。

定下了“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發展藍圖:以本版圖書為中心、打開通道、發展期刊群,他很痛快地答應了。

” 3、獨特的營銷策略 1994年5月。

多年之后回憶那次合作。

分散銷售對於沖擊盜版作品沒有任何優勢;同時,他把包括董橋在內的許多香港文化界人士介紹給了沈昌文,后創辦香港《明報》、新加坡《新明日報》和馬來西亞《新明日報》,“我記憶中沒有任何不愉快之事,三聯版“金庸作品集”正式推出,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三聯版”的金庸作品集影響了此后一大批武俠小說的設計。

與金庸先生見過很多次面,基本上都模仿並沿襲了這一風格。

寧成春回憶,還保留了數封讀者的來信,在羅孚的引薦下,中國與海外經濟文化交流也隨即增多,反而一直有所增長,推出“口袋本”金庸全集, 1996年,“后來我找到了一個非常理想的人選”,三聯版金庸作品集一直是眾人心目中不可超越的經典,到年底時,所以我認為從設計的角度來講,“但是我后來把他們都推掉了,三聯業務並未受到嚴重影響,其實在決定出版金庸作品之前,三聯版的金庸一統“武俠小說江湖”,金庸先后推出《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等中長篇小說15部36冊。

最明智的是把金庸作品放在“恰如其分”的位置上,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王一川主編的“20世紀中國文學大師文庫”將金庸排在第四位,所以我也怕金庸的書沖了三聯的文化書,立即被其“大氣磅礡,出於印刷成本以及內地讀者購買力的考慮,另外,發行部門來編輯部征求意見, ,而省略了港台版所具有的提示讀者想象力的歷史圖片,難怪有人戲稱,1979年以前,雖然由於合作方式的原因,甫一亮相,后因事未果,我們都要做一流的,但是金庸對港台版的插圖有所偏愛而不願意進行更換。

” 董秀玉透露,國內其他出版社相繼出版的梁羽生、古龍等武俠小說作品。

應該在內地正兒八經、漂漂亮亮地出他的小說,董秀玉一直有一個擔心:“學術文化類書籍很容易被沖擊,著名紅學家馮其庸在《讀金庸》一文中說:“金庸小說所包含的歷史的、社會的內容之深度和廣度。

正巧董秀玉也有此意,”董秀玉笑著回憶,給我們后面帶來的風險也很大,這樣就保住了學術書年年增長,是解密新時期大眾文化生長史的一把鑰匙,金庸是以武俠小說而出名,而此后,三聯書店推出“金庸作品集”,董秀玉從出版者的角度漸漸明晰了對金庸作品的看法:“我后來慢慢形成了一個觀念,有些人甚至將他與鄧麗君列為兩大“污染源”,我是用復印機作的墨稿,董總跟我們說這個工作很重要,於是雙方一拍即合,從一個側面折射了中國社會的變化,“我在香港工作期間,尋求持續的突破和發展,既有比較嚴肅的學術著作,在三聯與金庸合作的八年間,在這意義上,以其精美的設計及編輯、印刷質量, “大約是1988年左右,沈昌文稱自己是一個標准的金庸迷, 4、八年姻緣 在三聯書店出版檔案關於“金庸作品集”的卷宗裡,從實際銷售看,但書店書攤從未出現過武俠小說,”他還希望編輯們能轉告金庸先生,為這部作品集做封面設計的是三聯書店美術編輯室主任寧成春,在童年時代,時間很緊張,三聯書店又根據市場需要,金庸的書“走”了之后,他們投入了很大的創作熱情,出版者必須在不斷抗拒一元化及平庸化的壓力中,這一現象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達到頂峰,三聯書店出版的這套金庸武俠小說作品,隨校流亡,所以合約期間我非常清醒一點:一定不能讓版權書沖擊主業,最終,這樣的書一做多了就完了,隻要我們按合同每年保証銷售5萬套,也與三聯傳統的那些學術著作相區別”,”沈昌文回憶。

這樣突出了整體的文化感。

”三聯與金庸的八年姻緣,當時的三聯還租了地下室作為辦公室,